您的位置: 韶关资讯网 > 体育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一百七十八章 混乱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9:00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一百七十八章 混乱

乱,萨英豪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血奴突然开始在自己的城堡里杀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

毫无征兆的杀人,乱套了!全都乱套了。

原本萨英豪觉得,血奴实力强大,而且又比普通的士兵听话,所以根本就没安排多少的士兵,八成以上都是血奴。

可是如今血奴失控,他的城堡也面临着灭顶之灾。

萨英豪想不到任何办法,已经没有人听他的话了,萨英豪失魂落魄的走到城堡的高塔上,这里关押着白水沧弥。

虽说是关押,其实白水沧弥住的地方并不是牢房,至少待遇上还不算非常差,除了脚上的镣铐之外,白水沧弥在房间里还是挺自由的,还能够从高塔看向远处。

不过她也看到了城堡的内乱,显而易见,血奴失控了。

这并没有太让白水沧弥意外,因为她从不觉得有谁能够真正的控制血灾。

如果真有谁能够控制血灾,恐怕十方诸国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萨英豪推开了白水沧弥的房间,白水沧弥用目光嘲笑的看着萨英豪。

萨英豪失落的坐到椅子上:“沧弥,我们有多少年没这样坐在一起聊天了?”

白水沧弥淡漠的看着萨英豪,她与白水东说与萨英豪有过一面之缘,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萨英豪曾经是白水沧弥众多追求者之一,不过后来萨英豪被家主分配到了这块土地上,他们从未开始的爱情就已经夭折了。

“萨英豪,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将你抓到这里来,原本是打算用你来顶罪了,不过现在已经没必要了。”

“顶罪?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发动血灾的罪名,你是白水家的大小姐,足够来承担这份罪名。”萨英豪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我想知道的并不是这个,你知道我在问什么。”

其实白水沧弥大概能够猜到,自己现在还活着的原因。

是因为萨英豪曾经追求过自己,现在还对自己抱有感情?

也许感情还有一点。可是萨英豪能够做出这种事,恐怕不会在乎都已经过去了十几年的感情。

曾几何时,白水沧弥自己都以为,萨英豪是一个良配,自己对萨英豪的感觉在那个时候,可是非常好的。

哪怕是后来自己出嫁,也有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萨英豪比自己的丈夫更优秀。

不过十几年过去了,自己对萨英豪早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

白水沧弥甚至不觉得。自己有朝一日还能够再见到萨英豪。

而这次意外的相遇,却也让萨英豪的形象一落千丈。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报复萨家。”

“因为萨家将你分配到这里?”白水沧弥不解的问道,这里虽然略显偏远,可是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似乎并不算过分,甚至可以说是很正常。

萨英豪是萨家的庶出,他本身就没有家族的继承权,嫡出的还有好几个。大氏族为了保证家族的正统性,一般都是把庶出的子嗣发配到家族在外面的领地。

萨英豪算是比较突出的,所以他分到的这块领地面积也相对大上许多。

“你知道吗,当年我的那几位哥哥,担心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会因为白水家的势力,而影响到他们争夺家族的权位。所以齐力鼓动了长辈,把我发配到这里来,你知道当时我有多不甘,多愤怒吗?”

白水沧弥深吸一口气,她能够理解那些人这么做的原因。

如果自己真与萨英豪结合,那么以自己在白水家的身份。势必会成为萨英豪的一大助力,到时候萨英豪也会成为争夺萨家权位的热门人选。

白水沧弥甚至怀疑过,萨英豪追求自己的动机,是否真的那么单纯。

当然了,现在再讨论当时的事情,已经毫无意义。

萨英豪看着沉默不言的白水沧弥,似是猜到了她的想法。

“我从未想过争夺萨家的权位。我喜欢你,至少当时的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白水沧弥抬起头,看向萨英豪:“当年我和你的事情,已经不用再提起了。”

“是啊,你最终还是成了别人的妻子。”萨英豪笑着摇了摇头:“而在听说你嫁给别人后,我对你的感情也就渐渐淡了。”

“你在这里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还要执念当年的事情?”

“你以为那些人只是把我发配到这里这么简单吗?”萨英豪突然变得愤怒,歇斯底里的愤怒,那张看起来挺斯文的面容,却变得无比的狰狞可怖。

萨英豪猛的脱下裤子,白水沧弥吓了一跳,立刻向后一缩:“你干什么!?”

“你可以睁开眼睛看看,你就明白了。”萨英豪的脸色还是那么的愤怒狰狞。

白水沧弥看了一眼,已经明白了,萨英豪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难怪,这座阴森可怖的城堡里,一个女人都没有。

“即便是我被发配到这里,他们依然不放过我,十六次的刺杀,无所不用其极,难道他们从不顾念一下兄弟的情谊吗?我从未想过去与他们争什么,到这里之后,更是未曾想过自己再回到大奥城,可是他们就是不肯放弃,一次次的……一次次的……”

可以想象,如果换做自己,恐怕也会因为这种事而被仇恨所蒙蔽。

现在白水沧弥看向萨英豪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怜悯。

“即便如此,也不代表你所做的就是对的,那些人可是你的子民。”

“子民?算了吧……”萨英豪冷笑:“从那次的刺杀重伤之后,我算是明白了,人只有将力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才能够掌握命运。”

“我将所有的奴仆全部杀死,对大量的士兵进行了清洗,将这里打造成钢铁城堡。”

“我要让那些人未曾付出代价,那些背叛我的人,辜负我的人。”

萨英豪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最后又将目光落的哦啊白水沧弥的身上,显然,他对白水沧弥也存在着恨意。

白水沧弥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如今的萨英豪早已心理扭曲,自己与他谈论道德伦理,纯粹是对牛弹琴。

“三年前,我遇到了那个人,那个人教了我很多东西。”

“比如说……制造与控制嗜血狂魔?”

“没错,我开始在一个个的村庄实验,壮大我的血奴军团。”

“就如昨晚我所见到的那个村庄?”

“那只是被毁掉的数十个村庄中的一个。”萨英豪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现在呢?为什么血奴失控了?也许是那个人背叛了你,或者说他根本就没安好心。”

“我当然知道他只是利用我,我也从未真正的信任过他,我与他之间,只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可是即便如此,你还是输了,输给了他。”

“这件事与他无关,他早就已经离开了,他之所以把那些东西交给我,只是因为我能够提供给他研究的资金,以及试验品,而作为代价,他则是把成果分享给我,在我得到需要的东西后,他就选择了离开。”

“也许他的研究成果对你有所隐瞒,所以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不管是不是他,都已经不重要了。”萨英豪深吸一口气,脸上写满了释然,仿佛在这一刻,已经把所有的仇恨全部放下。

突然,白水沧弥从窗口看到,城门的门口出现了两个人。

白水东与那个少年,令她感到惊讶的是,白水东居然一点伤都没有,而另外那个本该重伤的少年,此刻同样毫发无伤,而且不复懦弱。

本该缺少一个肩膀的他,却多了一个金属的臂膀,金属的手掌还会发出光刀,在士兵与血奴中横行无忌。

“萨英豪,给我滚出来!”山雷一边厮杀,一边怒吼着。

他不管是人还是血奴,在他都无所顾忌的厮杀着,仇恨已经完全占据了他的心灵,只求着杀戮与复仇所带来的快感。

“是他!?”萨英豪也发现了山雷,眉头不禁皱起:“怪事……”

萨英豪将疑惑的目光投向白水沧弥,白水沧弥同样满脸困惑。

“那个小家伙怎么回事?那是什么战斗方式?”

不止萨英豪不解,所有被山雷杀死的人,全都不解。

不过山雷的脚步并未停下,他突然感觉到,有目光在注视他。

他抬起头,发现了高塔上的白水沧弥和萨英豪。

白水东看到白水沧弥的时候,也露出喜色。

有山雷作为前锋,他们的前进非常的顺利。

再加上整个城堡都已经乱套了

,并不是所有敌人都以他们作为目标,普通的士兵在与血奴厮杀着。

山雷一路的厮杀到了城堡的最高点,气喘吁吁的看着山雷。

“小子,成为我的仆人吧,我可以给你财富与权力。”萨英豪看着山雷,抛开身份不说,山雷的实力,的确让他刮目相看。

“我不是来成为你仆人的,我是来报仇的,你害死了我的弟弟,我要替他报仇。”

“呵呵……害死你弟弟的不是我,是你。”

“你胡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是你的无能害死了你的弟弟,如果昨天的时候,你有现在的力量,你弟弟会死吗?说到这里,我倒是好奇起来,你的力量哪里来的,或者说是谁赋予你的?”

“是……”

“小兄弟,不要上当!”白水东连忙轻喝道。(未完待续。)

p

北京华医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 马凌慧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怎么预约
北京华医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张文娟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有预约吗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夏月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