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韶关资讯网 > 星座

虎刺梅闹好运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2:22
摘要:她本善良,官场上,因闹得福,因而一路闹下去,一路顺风船,最终,也吃了闹得亏。

虎刺梅,本是一种花。形状像仙人掌,茎像棱柱,棱上长满了刺。一年四季都可开花,花极小,开在棱脊,三五排列,甚是俏丽。可惜,此花刺太多,稍不注意,就会扎手。而且,此花的花,茎,叶,乳汁,都有毒。皮肤一接触,就会红肿;误食,会呕吐,腹泻,头晕;据说,还致癌。所以,此花虽美,一般人都不敢养。
我这里要说的虎刺梅,是说一个人,一个女人,姓胡名思梅,父母给她取这么个名字,当然是希望她像梅花一样凌冬盛开,美艳高洁。
当年,胡思梅也是个苦出身,在一个小乡村农民家里里长大。她又不是个彻头彻尾的苦出身,她爹曾是本村里的大队支书,兴推荐上大学的时候,她被推荐上了个中专。中专毕业,被安排到乡镇,彻底摆脱了农民身份,成了国家干部。
刚参加工作时,胡思梅服从领导听指挥,党叫干啥就干啥,是个雷厉风行,办事泼辣,颇有成效的妇女干部。头几年,她工作积极性高,征收提留款,计划生育,也干了几件漂亮事儿,许多农村干部提起她来,都啧啧连声。
四五年过去了,和她一同参加工作的好姐妹刘青兰都被提拔成副股级干部了,她还是大头兵一个。她心里就有些不高兴,但表面上隐忍不发。她知道,论长相,刘青兰身材苗条,白净瓜子脸,是个人见人爱的大美人。论家庭背景,刘青兰的娘家爹是城里某科局一把手,公爹是附近乡镇的党委书记。自己呢,相貌一般,家里除了娘家爹是个已经卸任的大队支书,再没有任何可以依仗的势力。人家顺风顺水,咱只当是逆风船,慢慢往前拱呗!
那以后,平时上班,有事儿没事儿,凑两个一把手不忙的时候,也找个借口,到他们办公室坐坐。逢年过节,也忘不了到两个一把手家里送点薄礼。无非是提醒领导别忘了自己。工作,自然不敢放松,有时候,还有点儿水湿麻绳——自紧的意思。


胡思梅点儿就是背。等到刘青兰又被提拔成股级干部,胡思梅竟然还没迈出一步!
她便有些撑不不住了。想想自己的工作,哪点比刘青兰差?抓提留款征收,抓计划生育,我比她的成绩好得远了去了,她不就是模样长得漂亮,家里有当官的罩着嘛?她吃肉,俺也总该喝点汤吧?
有一天,觑见本乡党委王书记一个人在办公室,踅进王书记办公室,满脸堆笑,“王书记,我来向领导请教个问题。”
然后,仍是一脸微笑,所提的问题却是单刀直入:“到咱乡里工作这么些年,我一直没进步,这次提拔,还是没有我,我知道自己一定有差距,想请领导指教一下,差距在哪里?”
王书记听了她这话,就知道是来兴师问罪了,心里也确实感觉需要安慰一下她。“知道有差距,就别带情绪,你这么年轻,机会多着呢,以后努力就是!”
胡思梅依然一脸春风:“我努力到啥时候是个头呢?”
王书记依然一脸带笑:“怎么,经受不住组织的考验啦?”
胡思梅也依然不急不躁:“比我还年轻,一同参加工作的,组织都考验成股级干部了,我还一直当大头兵考验啊?”
这样紧追不舍,王书记脸上就有些挂不住,情急之下,说了一句过头话:“对领导这么个态度,还想让领导提拔你,可能吗?”
胡思梅毕竟是女同胞,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听了王书记的这句话,一肚子的委屈突然像点燃了导火索,轰然炸裂。呜呜大哭起来,说话也开始把握不住分寸,不但声音分贝提高不少,言辞也激烈起来。和王书记俩人杠越抬越激烈,声音越来越高。还是办公室主任前来打圆场,才算暂时灭了火。
那以后,过去对王书记毕恭毕敬的胡思梅,一下子像变了一个人,就像一贴膏药,粘住了王书记,一瞅机会,就踅进王书记办公室;或者,当着许多人的面,在广庭大众面前,就交起锋来。她时而嬉笑,时而吵闹,全跟着王书记的态度转变。但是,她又从来不闹僵,就是一个死缠软磨,磨得王书记想发火都找不到出气口。
后来,王书记看见胡思梅,都急忙躲,大多时候,总是躲不开,胡思梅就像会掐会算一样,总能揣摩准王书记什么时候该在哪里出现,瞅准时机,就是一场不瘟不火的酣战。
胡思梅和王书记也不知缠斗了多少回,总算是斗争有了好果实。不到一年,胡思梅被提拔成股级干部,又过大半年,胡思梅被调进了城里。
想想,一个一般的乡镇干部,既被提拔,又能从农村进城,那还不是天大的好事?许多乡镇干部议论起胡思梅的时来运转,都说胡思梅要不是与王书记撕破脸皮,死缠软磨,弄得王书记也怕了她,说不定永远就没有出头之日了呢!羡慕嫉妒恨之余,又恨自己没有胡思梅的胆量,只能在领导面前忍气吞声,自然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有个略通文墨的干部,按谐音,把胡思梅叫做了虎刺梅。从此,大家背地里就都喊胡思梅叫虎刺梅了。


进城不久,虎刺梅又遇到一个坎儿。就是分房。
调到城里,虎刺梅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丈夫还在乡镇工作。一开始,一家三口,在城里租了房子,面积很小,凑合过。凑合了两年,机会来了。新单位盖了二十栋房子,要解决本单位干部员工的住宿问题。临近分房,拿出一套计分办法,列出级别、工作年限、在本单位工作时间长短等项目,按分数高低分。
分房前,虎刺梅在心里算来算去,觉得自己有希望,心里就暗自高兴。谁知道,到公布分数的时候,虎刺梅名落孙山,正好排在第二十一名。一开始,虎刺梅看着实实在在的分数,没看出破绽,干生气。后来,在和别人拉闲呱时,逐渐获取了一些小道消息。她又注意暗中留心,搜集有关消息。慢慢,就掌握了一些情况:一个副科级的工作年限有问题,一把手张局长的司机到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有猫腻,等等等等。如果其中一个人的虚假信息得到落实,虎刺梅都有希望分到房子。
虎刺梅思来想去,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出了手。
首先,她按正常程序,先找张局长,平心静气地反映问题。既然分数已经张贴出去,张局长岂肯轻易否认?再说,拿掉别人,给她,明摆了,不是按瓢起葫芦得罪人的事儿吗?张局长自然不答应。
一招不行,虎刺梅就来第二招。给上级有关领导写信,反映分房不公的问题,暗里,又捎带着暗示一把手在分房问题上有私心。几封信寄出去,很快,张局长就不得不找虎刺梅谈话,暗示虎刺梅,下一次分房,一定优先照顾她。
虎刺梅哪里等得及下一次?非要领导这一次给个了断不可。这就来了第三招——她已经用过的一招——死缠软磨。也不管张局长有没有空,只要一看见他,就缠住他,说分房的事儿。有时候,脸上笑容荡漾,说话和风细雨。有时候,一把鼻涕涕一把泪,摆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有时候,也阴沉着脸,冒几句难听话。但她有个原则,不把场面搞僵,不和领导闹僵。反正,这一次,比起以前和王书记斗法,更有耐心,更有软磨硬泡的功夫。磨来泡去,张局长没办法,在局党组会上悲叹一声:“唉!我算是输给胡思梅啦!”然后,又加盖了一套房子,专门让虎刺梅住,才算了断。
这一下,胡思梅的外号虎刺梅又在新单位传开。
又过了几年,虎刺梅如法炮制,要求升官,最终,又如愿以偿。不过,提成副科的同时,又同上一次一样,被调走——而且,是一个清净衙门。


虎刺梅的新单位虽说是清水衙门,但这次门头高,级别高,是个正县级单位。虎刺梅调进去,做了一个科室的副主任。
这个科室加上虎刺梅一共三个人,正科长本就是个老官场油子,年龄临近退二线,工作积极性已是强弩之末,上班有一搭没一搭,再加上对虎刺梅的外号和原因也有了解,干脆一推六二五,把本就不多的工作都推给了虎刺梅,自己落个清静。还有一个,比虎刺梅年轻许多,知道她来者不善,也整天在她面前摆出毕恭毕敬的样子,三人倒也相安无事。
工作闲,但衙门高,信息灵通,而且,有侃大空的时间,原来的正副科长既消息灵通,又都善侃,侃来侃去,使虎刺梅眼界大开,对官场内幕,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也巧了,不是冤家不对头,她调来一年多,一把手换了,换成了刘青兰。
刘青兰虽然官比她大,在一个小县城里也成了呼风唤雨的头面人物,但她明白,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自己在官场上比虎刺梅顺溜,多少年前虎刺梅肚里就装着一肚子醋呢,稍不留心,就可能对她喷溅过来。因此,刚交接完毕,稍加停顿,刘青兰就把虎刺梅叫到自己办公室,一口一个老姐姐地叫着,啦着旧交情,似乎两人依然是再亲近不过的闺蜜。言谈话语之中,又提到她所在科室的情况,暗示以后在关键时刻会尽可能帮她。
刘青兰的到来,不但把虎刺梅的官运比得低了一大截,也唤起了虎刺梅对过去许多不愉快往事的回忆,确实令虎刺梅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齐涌上心头。但是,刘青兰的一番话,亲和软绵,让她急不起来。再说了,毕竟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虎刺梅也明白,不打笑脸人,结怨不如结缘,县官不如现管,人家现在就是现管,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以后想在官场上更上一层楼,还真得靠刘青兰。也便就坡下驴,做个顺水人情,回了笑脸,叫了妹妹。最后,还送了一句挠痒痒的话,“在众人面前,我可不能叫你妹妹哟,得叫你主任啊!”
果不其然,刘青兰并没有食言,等到虎刺梅科室里的正科长退二线之后,虎刺梅如愿以偿,升任正科长。另一位副科长,也不是等闲之辈,有很深的官场背景,在这个单位也比虎刺梅资格老,刘青兰把他提到另外一个科室做了正主任。二人都皆大欢喜,自然相安无事。虎刺梅心里就感叹,要不是刘青兰来了,自己这正科长的愿望还真难以实现,她来了,轻轻一点拨,自己就成了正儿八经的正科级干部。这世界真像万花筒,瞬息万变,过去自己嫉妒恨的人,现在成了自己的恩人。
那以后,对刘青兰便有些感恩戴德,愈加视刘青兰为闺蜜,在工作上,成了刘青兰的铁杆。


说话间,虎刺梅的儿子大学毕业了。她儿子学习一般,考了个很一般的本科学校,在大学又没有专心学习,没学到真本事,所以,毕业之后,在外地找不到工作,只好打道回府。
回到本地,想参加工作,一般情况下,也得参加招聘考试。一开始,虎刺梅也动员儿子考了两次,不沾边。一来二去,一年多了,儿子的工作也没着落。儿子没正式工作,一般的活儿他又不愿意干,高不成低不就;整天不上班,在家里不是玩手机,就是玩电脑,幽灵一般,在虎刺梅眼里晃荡。晃荡来晃荡去,虎刺梅就有些急。
虎刺梅去求刘青兰,看能不能帮帮忙,像一些县领导和主要单位里的一把手一样,通过非正规渠道安排她儿子到吃财政饭的单位上班。刘青兰也答应帮忙,但是过一段时间,却没有结果。刘青兰说了一句话:“老姐姐,这事儿,我也是爱莫能助啊!想办成,只有找书记和县长。”接着,又趴在虎刺梅耳朵旁,悄声说,“千万别对任何人说是我对你这样说的!”
虎刺梅自然心领神会。
这之前,她已经搜集了一些有关消息,又四方打听,加以核实,顺便又获取了另外一些有价值的消息,整理成文字资料,以作备用。然后,瞅准时机,直接找到县委书记,提要求。
一开始,县委书记有些错愕,又不太认识虎刺梅这么个人,自然就一口回绝。第一次,虎刺梅点到为止,消息送到,并没有多说,就离开。
第二次,虎刺梅再见到县委书记,就提到了官场的潜规则——县级领导和主要单位的一把手可以通过非正规渠道安排工作,县委书记自然一口否认。虎刺梅依然不急不躁,及时撤退,撤退前,慢悠悠地对县委书记说了一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领导该知道这句话吧?”
这时候,县委书记才找人打听虎刺梅何许人也,为何如此嚣张?等到打听清楚,心里也就有些怵。有两次,在回到家门口时,看见虎刺梅手里提着东西,在等着给他送礼,这礼物岂能接受?急忙叫司机掉头,躲开她。等到虎刺梅再来找他,就踢起皮球来,说是把这事儿交给县长了,要她找县长。
虎刺梅就去找县长,县长早有思想准备,就说:“别急,等等吧,只要有机会,一定会考虑!”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找了也不知多少次,反正没有结果。但是,这其中,确实又偷偷解决了十个县级领导和主要科局单位一把手的孩子的工作问题。
这一下,虎刺梅就摊牌了。干脆不找县委书记,直接给县委办公室主任打电话,说,“你告诉X书记,他们最近偷偷安排了十个领导的孩子,大人和孩子的名单、工作单位,我都掌握着,我已经坐在车上,马上就要到省城,把这个名单交给省纪委等有关单位,看他有没有说法?”
县委办公室主任听了这个电话,哪敢怠慢,马上汇报给县委书记。书记既气急败坏又十分无奈,只好对办公室主任说:“你打电话告诉她,我马上回来,回来就给她解决孩子的工作!”
很快,虎刺梅的儿子就上了班,成了国家正式干部,还是个很不错的科局。又过四五年,他儿子被提拔成副股级干部。这里,有没有虎刺梅的死缠硬磨,明眼人一看就明白。
虎刺梅呢,年龄到了,也退了二线,退二线之后,她依然不甘寂寞,专往人堆里钻,专爱打听小道消息。有时候,和人抬起杠来,软磨硬缠的功夫,依然不减当年。
只是,她儿子年龄都快三十了,还没结婚,谈了不少女朋友,一了解虎刺梅的情况,都打了退堂鼓。这不,最近,有一个都快结婚了,两家家长见了面,商量结婚事宜,虎刺梅一句话没说好,得罪了女方家长,儿子的婚事又吹灯拔蜡了!
儿子的婚事,倒真是难住了虎刺梅!别说闹了,连哭都找不到对象了!
2016年1月4日草就

共 509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不怕人脾气大,就怕人不说理。脾气大的人做事爽快,不拐弯抹角,有理时耍脾气,没理时认错悔改。这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软磨硬泡,事不成不罢休的人是最可怕的。当然,这股劲要用到事业上另当别论,但用到勾心斗角,争风好胜,获取私人利益上,只有让人避之不及。文章的主人公胡思梅为了升官和分房锲而不舍地去找领导闹,目的达到了,却因此臭名远扬,影响了孩子的婚事。作品语言生动,构思精巧,故事喜闻乐见。感谢赐稿,推荐共赏!【编辑:海淼】
1 楼 文友: 2016-11-0 16:21:26 感谢海淼编辑推荐并精彩评说!
2 楼 文友: 2016-11-0 16: 5:27 欢迎文友来江山网站发文,拜读佳作,祝创作愉快,事事如意!小儿口舌生疮
小孩口臭怎么办
宝宝咽喉肿痛
小孩子经常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