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韶关资讯网 > 时尚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二十六章 次冥幽界情人泪(二十一)

发布时间:2019-09-25 13:10:59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二十六章 次冥幽界情人泪(二十一)

“前世,前世,怎么可能?”昌亚和伊傛都瞪大了双眼。

“佛光见证了你们的真实身份,你们的去处早已天定,这是不可改变的。”

昌亚觉得他话中玄机太多,所说的话都听不懂,行礼道:“盼大师示之。”

大目犍连起身,踱了踱步。

“好,我就告诉你们。你们可知自己的前世是什么人?”

昌亚和伊傛都知道现在听的是一个与他们的来历相当重要的故事,因此都静静地听着,同时也一齐摇了摇头。

“你们所做的梦都是真的,但是却是发生在前世。”

昌亚和伊傛听得简直匪夷所思,但看大目犍连的神情,又不像在是在说笑,不由得都正襟危坐听着。

“当年悉达多太子成佛,魔王纠结了毒虫毒兽前去阻止,最后时刻用天弓射出了威力无比的魔刀,幸得你们挡住了刀。几乎就在那个同时,太子成佛。可是你们却失去了小小的生命。佛祖在你们身上镀上了他成佛后的第一缕佛光,这缕佛光将伴随你们永生永世,并赐你们‘佛光孩童’的名节。”

这个故事在他们梦中出现了无数次,大目犍连说得一字不差,昌伊两个对望一眼,都相信自己前世的故事了。

:

“种下何因,便得何果。佛祖亲自送你们去到冥府轮回,在轮回薄上注明你们两个需得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希望你们有朝一日到他座前,做那‘佛光孩童’。与他一道普渡众生。

由于怕魔王找到你们。因此你们的出生地连冥王和佛祖也不知道。十年后他派出座前的九罗汉前往层层天界。九罗汉去往层层地界,就是要找到你们,我就是被派来天界找你们的。十几年来,教我终于找到你们。

但是佛祖在出发前曾告诉过我们,魔王的邪刀碎片可能会继续兴风作浪,这不,第七重天的腥风血雨马上就要来临。”

“这么说,天界闹得纷纷扬扬的三刀三剑就是射穿我们躯体的那把邪刀吗?”昌亚问的时候也觉得不可思义。同时心里还隐隐有点责怪佛祖,当时为什么不毁了邪刀,以致弄得今天还要涂炭生灵。

“魔王阻止太子成佛失败,发誓要广传弟子,让各界的众生都学他的经义,要在末法时代破了佛祖正统佛统。

这是个大事,如果不加阻止,世界正义的大厦终有一日要倾倒。

佛祖施法,当时就肢解了邪刀,成为六片。破开附在其上的邪气,没想到邪刀材质取自混沌。生自天成,再想粉碎却是不能。佛祖虽有能天彻地之功,也只好将之藏于层层天界的角落。魔王能力再大,要想找回这六片材料,却是很难。

后来不知为什么,六片材料在同一年失踪,谁也想不到竟统统聚在了新生的第七重天。魔王凭着对材料的记忆到了这里,要以六十万血杀之气重新打造邪刀,以助他仗刀行佛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二十六章 次冥幽界情人泪(二十一)

六十万血杀之气非同小可,一旦血佛刀炼化成功,九天九地的血光之灾从此祸害不断。”

说到这里,大目犍连停了一下,脸上有些悲悯之色,仿佛看见了血流成河的悲惨景象。

“因此,我回禀佛祖,我大目犍连暂不回西天,要在第七重天与日月佛争斗到底,阻止他获取血杀之气。阿亚阿傛,你们回归佛祖身边的时候到了,你们去吧。”

昌亚突地站起,朗声道:“大师,你留下一人战斗,我与阿傛又怎能弃下这片生我养我的天界,我要看到我的家园平静安全了才走。”

“还有我。”伊傛也站起来,“小亚,你还有百里姑娘,你走了,她怎么办?”

“是啊,我还得回去与她成亲,也不知道她生不生我的气,那天我们就要拜堂了,可是我突然就走了,真是太对不起她了。”昌亚对于做那个什么“佛光孩童”一点兴趣也没有,这时候想起未完的婚礼,突然间就急切起来。

“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呀?百里妹妹肯定这回生气大了。”伊傛也是个女孩儿,了解女孩儿的心,

“我看就是回去,这婚也成不了啦,大央真语剑横空出世,魔王大军立马就要杀到,我是天央国的子民,我二哥他不顾一切要回天朝去救国,我又怎能不救我的国家?咳,要是二哥他不变节就好了,都是特利悉那这个大魔女给害的。”昌亚说到这些就恨恨的。

“等等,你说刚儿他怎么样了?”大目犍连对乌刚的事十分上心,他从来就最看好他,他了解乌刚的性格太过率真随性,可是也不至于变节呀。

“就在十天前,我得到消息,二哥他,他已经成了秋容冬那厮的座上宾,没想到他竟然抛家弃我嫂子,助纣为虐。他在销魂台断指谢罪,没想到他不但断指,而且断情。”说着怔怔地流下泪来,他想到当初结义,十几年的情义一朝了断,他日相见,真力上见高低,这些问题没有一天不在纠结着他。

“魔王一时还不会大举进攻人类,还有那西山落凤剑还没出现,小亚,你带了阿傛回去,我要去会会魔王。”大目犍连说道,“你果真在第七重天还有放不下的东西,先回去训练好你的北方联盟军,有你一展雄风的时候。”

昌亚听了顿时放下心来,拉了伊傛的手笑了起来。

忽听“咕噜,咕噜”之声传来,三人听了纳闷,却见雅红和幽蓝在一个角落里早已睡去多时,这时正睡得香呢。窗外微微泛白,想是天就要亮了,三人告别,分作两路散了。

不几天,昌亚把伊傛送到中洲国都察院左御史府,交给米遒,米遒大喜。昌亚告辞出来,求见卫见公主,想去看望她。

不想卫见早已听闻昌亚结婚之际情变远走,并不想见他。昌亚夜入皇宫,见她形容憔悴,知道这情字最是伤人。只好把这次经历原原本本告诉了她,要她作好战争的准备。

卫见这才明白昌亚在婚礼的紧要关头出走,实在是情非得已,道:“西山落凤剑至今不出,只怕战争到时凶多吉少。”毕竟是女人,最关心昌亚与百里好女的事,便问起他的打算。

“你和百里妹妹怎么办?”

昌亚早已作好打算,如果百里好女不原谅他,他也从此不娶,因为战争就要来临,他也无心个人的儿女情事,便道:“好儿没有嫁给我兴许是件好事,我在西海上痒就决意与日月佛一战到底,这个志愿至今也不会改。她是个好姑娘,我只愿她快乐。”

卫见听了恼了起来:“你真是不懂女人的心思!”

但想昌亚说的也不错,天界大难将至,这儿女情长之事,实在是懦夫小儿之举。

昌亚心里有一盘算,悄悄地告诉了卫见,卫见听了连连点头。

之后卫见告诉他:“百里妹妹已经走了,你快找到她是正经。”

昌亚大惊变色,慌作一团:“嫂嫂,你怎地不早说,好儿,她,她,真的走了么?我这就回去。”出宫连夜赶去西乡。(未完待续……)

安康治疗男科费用
安康治疗男科医院
安康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安康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