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韶关资讯网 > 育儿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四十五章正魔之战的到来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3:20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四十五章正魔之战的到来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二天,众人再一次的齐聚,派遣一个弟子到魔教阵前回话道:“我们昨天商议的结果便是接下你们的挑战,你们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怎么样都改变不了你们今日的结局。”

“好!有胆,既然如此,那你回去,只需一时三刻,我们就等着你们的人来破阵,记住是长老级以上的!”听到对方的话,魔教一方阴险的笑着説道。

“哼……!”看到魔教一方的笑容,正派一方的弟子冷哼一声后,一甩衣袖便转身走啦。

“青檬!你们几人待会注意,我怕这只是魔教的计谋!一旦有什么意外情况出现,这一支兄弟你们就要帮我尽量抱拳!”花舞低声对着身后的青檬几人説道。

“放心吧!我们会尽力而为的!将损失降至最低!”青檬也diǎn头轻声説道。

“亮子、阿俊!我昨天跟你们説的,不要忘记啦!”最后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看着欧阳亮跟欧阳俊説道。

“殿主,放心吧!我们两兄弟会护陈仙子的周全的!”欧阳亮跟欧阳俊相视一眼后,笑看着花舞説道。

“嗯!那就好!”説完后花舞便不再説话。

“师叔!魔教一方説,只需一时三刻,我们便可以前去破阵,还要我们记住,此次破阵之人只能是长老级以上的!”刚刚从魔教一方回来的那位弟子抱拳对着玉玑子説道。

“知道啦,先下去吧!”玉玑子听到后,皱眉挥手説道。

“玉玑子道友,不要自乱了自家的阵脚!一切不是还有我们吗?”龙门掌教满脸无所谓的看着玉玑子説道。

“龙道友説的甚是道理,是老夫多虑啦!”听到龙门掌教的话,虽然心中还有一些忧虑,不过却也强笑着説道。

“呜……!”

不一会儿,一声沉重的号角声响起,随之响起的还有魔教的呐喊声:“自称正派的xiǎo儿,速速前来受死!”

“哼……!简直是目中无人到极致,看我等如何将尔等全部灭啦!”听到叫喊声,龙门掌教一拍椅臂,站起身皱眉怒声説道。

“龙道友莫要生气,此等宵xiǎo之辈的手段,怎能乱我们的心境!”水云间掌教百忍道人看着龙门掌教説道。

“也是!”听到百忍道人的话,再看到在座的人都摇头叹气,龙门掌教才发现自己表现太过于激烈,干笑两声后坐下不再説话。

就在这时,魔教的阵法也已经布置完成,花舞一方派出十位阵法一道颇有些造诣的阵法师前去检查对方所建立的十座xiǎo型阵法,不一会儿便都回来,对着长老级略微diǎn头,以示没有问题。

“好!各位道友,现在我们便走吧!”玉玑子看着在座的包括自己在内的共十位长老级的人物説道。

“好!我们走!”説完玉玑子等道人便要飞进阵法中,就在这时,魔教一方再次道:“等一等!”

“还有什么事?”听到对方的话,龙门掌教因为刚才之事便已怒火中烧。现在便没有好气的説道。

“我们还需在各个阵法中派遣一位死士进去,你们要先打败他们,方可破阵!”

“你们还有完没完!”听到对方的话,火龙童子也怒声説道。

“哈哈……!你们自称名门正派。讲究信用,怎么,现在是想反悔还是害怕?”

“也罢!那就如尔等所愿!”寒冰涧涧主寒冰道人不耐的挥手説道。

“殿主,万事xiǎo心!”谢婷奎等人轻声看着花舞説道。

“记住你们答应我的事!”花舞説完后便飞身进阵法中。

之后便只见阵法中亮起红色之光,就像十根火柱一般,外面,自花舞进阵之后,青檬等人便用神念将花舞所担心的事跟星辰殿殿众説,欧阳两子也悄声离开星辰殿,混进灵兽宗之内,离陈薇不过咫尺之距。

“飞扬,你要xiǎo心呀!”陈薇自从花舞进入阵中后便满脸担心,一双玉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蓬……!”阵法中,花舞等人也开始跟死士的战斗。

一个个身穿黑色宽松大袍,袍子上的黑色大帽将整个面部全部遮住,跟花舞等人战在一起,好像不要命似的,凶悍无比,出手便是狠辣之极,招招皆是致命。

“哼……!我倒是要看看你的真面目!”花舞一拳击在对手的胸膛之上,被击中的地方也出现一个很明显的凹痕,但是好像没事人一样的,马上站起来,再一次的跟花舞战在一起,不仅花舞这里如此,其他地方也是一样。

“有diǎn奇怪,好像不是人而是傀儡!”看到此种情景,花舞等人尽皆皱眉不解道。

“既然如此,那便这样吧!”花舞説着便缓缓的抬起右手,平伸向前,眯着双眼看着对方説道。

“吼……!”一声充满愤怒的吼声响彻在半空之中。

“竟然采用这种自杀的方法来纠缠我等,看来真是不惜一切!”看到对方全身泛着血红之色,双眼也是犹如着魔般的血红着,看着衣服已被花舞烧光,对手也阴笑着道:“血煞丹,采用极阴之地的血污跟世间最污秽之物炼制而成,今天你们一时半刻都别想出去。”

説完后,魔教死士便全部引爆自身,血污也尽数沾染在阵法壁上。

“哼……!”就在这时,十道愤怒的哼声响起,而一开始如火柱般的阵法,现在上面已经被魔教死士爆炸的血污尽数布满,颜色也转变为黑红之色。

“杀……!”就在这时,魔教看到阵中之人已经被困住,一时半会是出不来的,便攻击向外面的正派一方的弟子,漫天的喊杀声也喊得震天响。

“杀……!”正派一方也迎上去,双方就这样交战在一起。

“果然有阴谋,阵法中的十人听到喊杀声后

,都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説道。

“先破阵!“刚刚的十位阵法师急声説完便率先冲向阵法而去。

“来人,十人一组,保护阵法师!”每派都派出十个人守在自家教主以及长老级的人所在的阵法边守护着。

“烈焰掌!”烈焰谷谷主火龙童子释放着三味真火煅烧着阵法壁上的血污之物。

“冰魄神拳!”寒冰涧涧主寒冰道人一拳击在阵法壁上,血污之物也都被冰冻者。

“我看是你的血污厉害还是我的琉璃星辰焰厉害!”花舞整支右臂全部被接近于透明的琉璃星辰焰包裹着,按在已经被血污之物布满的阵法壁上,满脸不以为意的説道。

“蓬……!”火龙童子看到已经露出一个空缺,便一拳击在上面,也就这瞬间的功夫,血污再一次的布满壁垒上。

“蓬……!”第二声攻击声响起,一阵冰屑落地的响声响起,血污也再一次的布满壁垒上。

“该死,这是什么东西?”火龙童子跟寒冰道人异口同声的同时説道,不过话虽如此説,但是手上功夫却没有停下来。

就在外面大战的时候,阵法中除开花舞之外的九人也满脸焦急起来,更加不留余地的攻击着阵法。

“嗯!待我看看这种阵法的不同之处!“眼见壁垒上的血污之物已尽数被焚烧殆尽,花舞摸着下巴,在阵内到处游走着。

“看来真是为了困住我等所下的本钱!”花舞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説道,刚刚説完的时候,便抬起头看着头dǐng之上的能量罩,道:“那我也不再陪你们戏耍啦!”

“蓬……!”一声轻而易举的响声传来,花舞由阵法dǐng上飞出来,看着混战的人大笑着説道:“看来此阵也不过如此!”

“各位道友,本殿解救你们脱困!”花舞跳下来,将身边的魔教之徒一拳一脚尽数踢开后,来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阵法走去,隔着阵法道:“里面是哪位道友?”

“我是地恶长老!”

“是你,我这就帮你脱困!”刚刚説完话,花舞便急忙将星辰焰覆盖阵法壁上,説道:“长老,现在我将阵法壁上的污秽之物驱散开来,你全力攻击阵法。”

就这样,还没有脱困的都被花舞尽数解救出来,已经脱困的便已经加入混战之中。

“就在混战进入白热化阶段,花舞也将阵法中的人尽数放出来,之后也加入战团,激战在一起。

“战神拳!”

就在这时,一个堂主刚好在花舞身边,便被花舞一拳击在头上,一声沉闷的响声后,花舞身边的人身上沾满了红的跟白的,而没有脑袋的尸体便这样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生机全无。

此时激战依旧进行着,地上已经躺满了双方无数的人的尸体,地上也已经被血迹浸湿,扑鼻的血腥刺激着在场每个人的神经。

“寒冰诀!”一声怒吼响彻整片战场,成片的冰锥飞行在战场之上,不分敌我的穿梭着,一阵惨叫之后,一具具尸体无力的躺下,在修道路上画上句号。

“烈火焚天!”随着寒冰诀到来的便是漫天的火海,一样的场景再一次的出现,只不过这一次出现了令人恶心的焦臭,烈焰过后,地上没有那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而是化作尘粉飘散于大千世界之中。

“般若多龙诀!”龙门掌教好像不服输,看到寒冰道人跟火龙童子已经出手,也跟着使用大面积的攻击神诀,一条条灵力幻化而成的神龙飞翔于战场之上,被缠住的人,不分敌我,都被勒爆,血水倾洒在幸存者的身上。

“哼……!”好像是看不惯正派一方的猖狂,魔教一方也响起一声冷哼,这声冷哼就如来自九重幽冥一般的,让听到的人浑身发冷,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血煞魔云!”一层透着血腥的黑雾弥漫开来,在场的人,没有躲避开的,沾之即亡,触之即死。

浑身发黑,发紫,发青,死状各不相同。

虽然花舞没有如他们一样采用大面积的群攻,但是仅凭一双拳头便如游鱼戏水,来无影去无踪,逍遥快活,轻松惬意。求收藏,求推荐!

连云港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许昌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定西治疗白癫风医院
连云港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许昌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