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韶关资讯网 > 育儿

金石录之蜀盗 第三十五节 鬼婴

发布时间:2019-09-26 00:40:07

金石录之蜀盗 第三十五节 鬼婴

正在我思考着这些蜈蚣的用处时,陈鹏突然全身一震,扭头对我们喊道:“糟糕!这堆蜈蚣里有活物!骨笛控制不了!”

说时迟那时快,我信奉先下手为强,想也没想,直接擦燃火折子,对着堆积如山的蜈蚣丢去。火折子打着旋,在黑暗的羌楼里划过一道火红的轨迹。

“轰”

“哇啊”

蜈蚣堆瞬间腾起一束耀眼的火光,滚滚黑烟弥漫,顿时整个二楼都散发着说不出来的焦味,是蜈蚣烧透的味道。火堆把墙角照得通红,“呜啊!”,一声婴儿的哭啼声从火堆里传来,一道矮小的影子倒映在墙壁上。

听到婴儿的哭声,所有人里心都为之一颤,郭子骂咧的声音跟着传来:“去你妈个蛋啊!老子最烦的就是这个!”紧接着,郭子举起步枪对着蜈蚣堆就是一阵狂扫。

就算没有一点下墓经验,只要平时关注过恐怖电影,多少都会知道一些关于鬼孩的故事,粽子也好,还是鬼怪也好,一老一小最难对付!小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老的生命力异常顽强。听到哭声的瞬间,我就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鬼孩,我敢肯定,郭子骂到的东西也是指它!

虽然心里感觉发寒,但是举枪瞄准的动作丝毫没有耽误,在郭子的火力掩护下,穆风和陈鹏从左右两侧悄悄*近,我走中路慢慢靠过去。离得越近,心里忍不住发毛,虽然提前在脑海里构想了许多见到鬼孩时的场景,但是最恐怖的就是一步一步的等待。我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今天不是它死就是我们亡,已经走到这一步,回不了头。

郭子扫s的枪声不绝于耳,婴儿啼哭的声音愈发大声,甚至由哭喊变成尖叫,估计子弹打在身上并不好受!我从裤腿抽出军刺,咬在嘴里,眼神充满凶光,瞄准火光中矮小影子的头部,放轻脚步靠近着。燃烧的火堆翻滚起阵阵热浪,让y冷潮湿的环境变得燥热起来,不过对于一路惊险过来的我们,这种温度简直是上天的恩赐,身子暖暖的,恐惧在心里减弱了不少。果然光明在人类的心里就是象征着正义啊!我心想到。

扑鼻而来的焦臭已经十分呛人,再向前走一步,我们就能看清蜈蚣堆里坐起来的东西究竟长什么样,但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进入了它的攻击范围内。

我看了看陈鹏和穆风,只见他俩神色都异常凝重,火光在眼眸里跳动不息。

就在快要接近矮小黑影时,几乎是尖叫的哭声突然戛然而止,整个空间里只剩下郭子手中不停喷火的步枪和阵阵枪声,不管他怎么扫s,影子还在墙上立着,只是蜈蚣堆里没有任何反应。

我心想到,难道已经被打死啦?于是示意陈鹏一个眼色,只见陈鹏的神情没想预想的轻松,而是更加凝重,甚至带着一丝恐惧。穆风慢慢的把黑尺横拿在手里,脚步踏成八字步,背渐渐的弓起,一副要决一死战的样子。

“哇啊!”

一声尖利的啼哭打破了短暂的宁静,陈鹏和穆风率先冲了过去,郭子一边向我们跑来,一边疯狂的扫s着。

“哒哒哒!”

虽然心里提前做好了各种被吓的准备,但当我冲到跟前,全身还是忍不住一抖,打起冷颤。

只见火光之中,一个全身皮肤苍白,脸色略微乌紫的男婴坐在蜈蚣堆里,嘴里不时吞吐着无数的小蜈蚣,更加恐怖的是,男婴张开满是獠牙的小嘴尖啸的同时,挥舞着身体上的手臂,婴儿粗短肥胖的小手竟然长满了全身,不停的伸缩着。

“我c你大爷的鬼东西!”郭子大声骂道,在这种极端恐怖的环境下,唯一能够宣泄情绪的或许只有骂人了吧!

“砰砰砰!”我举起枪瞄准鬼婴头部,一连三枪点s,全部击中头部。可是没想到,让我更加恶心的一幕出现了,男婴全身布满了弹孔,头部也被击爆,溅起一地腥臭绿汁,然而他却没有丝毫受伤的样子,全身的小手附着在地上,犹如蜈蚣爬行一样,慢慢的向我们*近,苍白的身上挂满了汁y,不停有着小蜈蚣进进出出,全身的弹孔奇迹般的慢慢愈合。

“我靠!这尼玛什么玩意啊!”我后退着随手掏出三个火折子点燃,对着不断靠近的鬼婴丢去,“呜啊”,男婴似乎被火光激怒,突然如同蛇一样盘旋起上身,发出刺耳的尖叫,一双幽绿的眼睛怨恨的锁定着我。

被它这样盯着,我瞬间感觉自己如坠冰窟,但是我心里发狠到,不管你是什么东西,想把我干掉,**不死也得脱层皮。接着从嘴里拿下军刺横握着,另一只手直接把手枪丢在地上,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要是还依赖于现代武器,那就和寻死没什么两样,接着从包里掏出八把描金填红漆闪电形小刀,准备在它发动进攻的那一瞬间,使用八方巨傅阵,将它锁住的同时予以重创。

陈鹏把骨笛横在嘴前,手指快速的按动着,无声无息,但是细心的人可以发现,鬼婴身边的火焰开始以异样的节奏波动扭曲起来,这是音爆的前夕。

穆风已经脱掉上衣,露出矫健的上身,背部“y”字形树藤纹饰在火光映s下,发出阵阵青光。只见他把黑尺在手掌一划,鲜血顿时沿着黑尺蔓延,之前和他和影魁打斗隔得太远,没有仔细观察,现在才发现,原来他背在身后的黑尺上其实布满细小的裂纹,鲜血浸透下,黑尺上如同生根发芽着一颗血树,伸展着红色的枝蔓

金石录之蜀盗  第三十五节 鬼婴

,在黑色的天空下蔓延。

男婴在看见穆风浸满鲜血的黑尺时,原本越来越大的尖哮突然一凝,身子竟然不自主的颤抖起来,挺立的身子不停的缓慢摆动着,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匍匐在地上。

看到眼前这一幕,我们都是惊讶的瞟了穆风一眼,心想,这是什么招数?恐吓吗?

蜀七门之人从来只选择主动把握局面,绝不当被动者。就在鬼婴楞神的一瞬间,我和陈鹏如同事先商量好一样,同时对它发起攻击。

“咔嚓”一声脆响,八把描金填红漆小刀顿时化为道道黑色闪电,c入鬼婴的头部,胸部的八个方向。于此同时,鬼婴所在的地方,在火光的照耀下,可以明显看到空间扭曲了一下,没有任何声音,但无声胜有声,只见鬼婴全身瞬间布满无数的孔d,全身上下的小手如同被收割一般,夹杂着绿汁不停的砸向地板,而此时以鬼婴为中心的地面也开始弥漫起裂缝。

在陈鹏发动音爆攻击后,我也没停留,低喝一声,“起!八方巨傅阵!镇凶灵!”唐家术法被我催动到极致,只见不停扭曲的鬼婴痛苦的大张着嘴,不停的开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紧接着,以八把小刀为点,它的全身布满一张金色的电,“滋滋”声不绝于耳,冒起阵阵浓郁的电击后产生的黑烟。

鬼婴在受到重击后用下半身剩余的肥胖小手,疯狂的击打着地面,扭动着头部,伸出紫红色的舌头,裂开长满獠牙的小嘴,滴下几滴透明的涎y。

“嘶啊!”一声愤怒的长啸,鬼婴苍白的身体瞬间弹s而起,对着我和陈鹏飞速s来,郭子连忙举起步枪扫s,“嘣嘣嘣”,空气中响起一连串子弹击中r体的声音,但是火光中划过的白线却没有丝毫停留。

当白光越来越近时,我看见鬼婴脸上布满怨毒狰狞的神色,张开无数的小手,这时应该不能再称之为手了,已经变成了长长的蜈蚣利爪,对直伸向我们,试图将我们撕碎。

深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深圳治疗阴道炎方法
深圳治疗阴道炎费用
深圳治疗阴道炎医院
深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