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韶关资讯网 > 游戏

覃寿的艳福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0:55

摘要:覃寿迫不及待地压上若菁的身子,用自己的权势向羔羊证明自己做为男人的价值。若菁紧闭双眼,任凭一阵剧烈的疼痛撕裂自己的肉体,也撕裂自己的灵魂! 若菁脱掉那件白色T恤,露出了粉红色的蕾丝镂空内衣。两只 饱满得把内衣撑得像吃饱了风的船帆,似要突围而出。

她反过手去轻轻地解开内衣扣子,把内衣先从左臂褪去,再从右臂褪出,轻轻一扔,蝴蝶一般,那件漂亮的内衣就向地板飘落。

一对白嫩、丰满的 如悬挂在枝头的苹果,坚挺而富有弹性,晕红的 ,炫舞着迷离而迷人的光芒。

覃寿睁大了眼睛。

他的目光开始变得贪婪,还有一丝亢奋——像极了饿得精瘦的野狼突然看到了肥硕且温柔的绵羊。

他的嘴角也开始扯动,好像有个人用针线穿过他的嘴巴,站在远处不停地拉。

他眯起眼睛,点燃一支香烟。

被他睡过的女人,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了,但若菁是将要被他占有的赫赫有名的大学唯一的在校高材生,他还从来没碰过这样的女人——十九岁的花儿,要多娇媚就有多娇媚!

若菁的双手慢慢向自己的腰部游去,在摸到了牛仔裤的那颗铜扣时,却突然停止了动作。

她发现有另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一双苍老的眼睛,满是责怪与慈爱!

还有那双满是老茧的手,在指着她的鼻梁。

她的眼眶忽然蓄满了泪水。

覃寿不明所以。他的目光从若菁的脸往下扫描,然后停泊在若菁的那双交叉盖在铜扣上的手上。

为什么哭了?他问,是第一次吗?

若菁扭过脸,腾出一只手擦了擦眼睛。

你应该感到荣幸!覃寿喷了一口烟:你把你的第一次交给我,你并不吃亏!老牛吃嫩草,也要老牛的牙过硬!

若菁转过头来,原本嫣红的脸上泛起了苍白。她为自己感到羞耻!

覃寿盯着她的胸部,咂咂嘴,再咽一口唾沫。

噢,我知道了!覃寿说,你流下的是激动的泪水!你知道自己将要和一个伟人完成人生的一次伟大转变,你激动地流下了热泪!

若菁厌恶地皱了皱眉。她觉得他的故作幽默,非但不好笑,反而更让她有一种想大哭的冲动。

她并不想这样。并不想和这个可以做自己爸爸的男人上床。她还是一个纯洁的姑娘,还将有自己的男友和家庭。但她不得不这样。

你的胸很美!覃寿又咽了一口唾沫:我有个嗜好,就是我喜欢看女人脱衣服——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是要慢慢揭开她神秘的面纱。我享受这样的情景。

若菁面无表情,咬咬牙:你说话算数吗?

覃寿弹了弹烟灰,潇洒地抹一抹他油光闪亮的大背头,淡淡地说:不就是区区二十万吗?我打个喷嚏,马上就有个杂种点头哈腰地送来二百万,还要捎带着他的老婆!

若菁终于慢慢地解开那颗铜扣,脱去裤子,展现在覃寿面前的,是一具完美的、白璧无瑕的裸体。

她闭上了眼睛。

她不想看见那双被 烧得绯红的眼,和那张被 烧得变形了的脸。

覃寿站起来,走过去,一把抱起若菁,向床上扔去。

覃寿迫不及待地压上若菁的身子,用自己的权势向羔羊证明自己做为男人的价值。

若菁紧闭双眼,任凭一阵剧烈的疼痛撕裂自己的肉体,也撕裂自己的灵魂!

覃寿用那双白皙的手在若菁的身上的每个部位肆无忌惮地游走。他只感觉,若菁的肌肤绸缎般光滑,那羊脂玉一样的 握在手里,温润而柔软。

这是什么?他在若菁左胸靠近腋窝的地方,看见了一块淡红的印记——像一个女人的唇印。

若菁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却低声抽泣起来。

奶奶,原谅我!她在心里祈祷,为了您,我不得不这样!

覃寿开着他的大奔回到家,把停在车库,嘴里哼着《我和你》,心情舒畅。他瞟了一眼,发现家里的房门虚掩,就直接进了房间。

没看到老婆在房间里,他也懒得向她报告,就在宽大的沙发上坐下,回味起刚才那销魂的时刻。

正想到美妙处,从洗手间传来了放水的声音。

不一会儿,他的老婆走了出来,淡淡地说了句回来了,就坐在他的对面。

她发现覃寿满面红光,但精神却有点委顿。

是不是又到哪位情人家里鬼混啦?她问,当了个官,什么正经事没干,却玩女人玩上了瘾!

覃寿皱起了眉头。

我没干正经事?他反问,那幢三十八层摩天楼是你决策盖的?房产开发商在开工的那块八百亩地皮是你批的?皇宫夜总会是你投资入股开的?你到欧美去疯玩了两个月,那钱是你自己出的?大树底下好乘凉,你倒会说风凉话。

她看着他,笑了笑,却不说话。

她对于覃寿的风流韵事,不但耳闻,而且目睹。但她懒得去管,也知道自己管不了,反正有吃有喝有玩,何必和悠闲自在荣华富贵的日子过不去呢?他覃寿没有把自己一脚踹开,也算是他还有点人性了!

你这个官当得实在是好!她说,做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

覃寿志得意满,觉得老婆说的这句话还算是一句人话。

当官的不一定是覃寿的料,但覃寿一定是当官的料!

他说了一句充满哲理的话,却把老婆搞得一头雾水。她觉得他这句话实在是拗口的很,并且晦涩难懂。

她历来头脑简单,最怕听到高深莫测的话,所以也就没心思去琢磨覃寿的哲理名言。

她却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

我打听到咱们妞妞的消息了!她脸现兴奋之色,听说是被一个拾荒的女人收养了。

是吗?覃寿听说被自己丢弃的女儿有了消息,也是一阵高兴:我真对不起她!如果能把她找回来,我一定要用我的一切来弥补她!

十九年了,她还好吗?

听说咱们的妞妞有了出息呢!她有些骄傲又有点伤感地说,那个拾荒女人真了不起,竟然能把咱们的妞妞盘上大学,还是名牌大学!

可这么多年了,咱们怎么知道她是咱们的女儿呢?覃寿迷惑起来。

很好认!她兴高采烈:我的妞妞左胸靠腋窝的地方有一块印记,就像是一个女人的唇印,淡红的,很好看!

覃寿听到这里,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头痛欲裂。他突然禽兽一样低吼一声,倒下地去,就此人事不知。

共 22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作为官员的覃寿贪污腐败,生活糜烂,在他把罪恶的手伸向19岁的女大学生的时候,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是他丢失的女儿妞妞。当他知道这一切的时候,他已经做下了那不可饶恕的罪孽。小说像所有罪孽的灵魂昭示,人活着就要学得高尚,不然将会自作自受。【编辑:耕天耘地】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629 1】

1 楼 文友: 2009-06-27 17:59:1 简洁的文字,到位的描述,让人物鲜活在读者的面前,这样的故事虽说是作者安排的巧合,但现实中不乏这样的贪官存在,这个贾寿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到沈阳脑康中医院怎么走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是哪级医院
去沈阳脑康中医院怎么走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在哪个位置
对沈阳脑康中医院的评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